L I F E O N K N I F E

  JerkPrettyReckless——总第113

  在茨维塔耶娃的生命后期,贫困的生活和亲人的离去,远离他乡对故土的思念和诗歌事业的窒碍难行,让她喘息不得。最终她选择了自尽。

  看似疯魔,其创作生涯的最后一段时光,却出人意料的严肃冷静。

  以下内容节选自《她等待刀尖已经太久》 汪剑钊/译 有删改

  这个世界存在着一些韵脚:

  如果你把它们拆散——世界就会颤抖。

  《两个》

  在那个世界,有一些韵脚

  被精心挑选。你若把他们拆开,

  这世界将毁灭。

  《两个》

  不要判定让强者与强者

  在这个世界上结合在一起。

  分开住——这就是我们的婚姻!

  不要判定:高手与高手结合在一起

  我们——就这样错过。

  《两个》

  尘世间,每个人

  都弓腰和疲惫,

  我知道——有一个人

  与我互相匹配。

  尘世间,有

  那么多的怪念想,

  我知道——有一个人

  和我一样强壮。

  尘世间,一切——都长着

  毛茸茸的霉层,

  我知道:有一个

  你——和我一样

  真实。

  《两个》

  喔,摸摸脑袋:幸福吗?

  不?在幽不可测的深渊——生活

  怎么样,亲爱的?是否一样

  痛苦——如同我和别的男人相处?

  《嫉妒的体验》

  熟悉的痛苦,恰似眼睛——对手掌的熟悉,

  恰似母亲的嘴唇——

  对婴儿乳名的熟悉。

  《爱情》

  我活着——不招惹什么,

  不去翻垦山岭。

  去问一下无聊的人,

  他会回答:活着就不错。

  我活着——不招惹什么

  世界——就是墙壁。

  出口——是一把大斧。

  (“世界——是舞台”

  演员嘟哝着说)

  唯有诗人们

  在骨头中——仿佛置身谎言!

  《我体内的魔鬼》

  面对秘密的目光,

  我搔首弄姿,

  我精心化妆。

  在你的手指下——

  仿佛上帝的谷物,

  我被磨成了粉末,

  粉身碎骨。

  《双鬓》

  谁如果能给我

  四堵墙,

  给我一份安宁,

  ——我的时日无多,

  已经屈指可数!——

  他就是我的上帝!

  《赞美,你小声点》

  就这样自我感觉熟悉的

  额头,躲在常春藤的

  斗篷下,渴望融为一体,

  不好意思成为大人物。

  《屋子》

  摇摇晃晃——被空虚

  灌得酩酊大醉。

  当我手中拿着手稿,

  站在某个人面前,

  心中暗想:没什么地方

  比这里更无聊!

  这就意味着:垃圾

  报纸的编辑是一副

  非人的面孔。

  《报纸的读者》

  切开脉管:生命止不住

  向外哗哗的流淌。

  递过去盘碗,

  任何盘碗都太浅。

  诗歌,止不住,一去不返的

  向外哗哗流淌。

  切开脉管:生命止不住

  你的诗歌毫无用处

  仿佛老太婆的梦。

  而我们,为另一些人

  做着时间之梦。

  你的诗歌令人厌烦

  仿佛老大爷的叹息。

  而我们,替另一些人

  为时代而巡视。

  你的诗歌毫无用处

  L I F E  O N  K N I F E 生活方式

JerkPrettyReckl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