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春雨最新消息 2018 韩春雨事件最新情况

" 韩春雨学术争议 " 事件已经持续了数月。

最新的消息是,《自然 · 生物技术》新闻发言人表示,可能会刊登经过同行评议后的批评意见,在论文被作者或编辑推断出基本结论无效的情况下会撤稿,但调查需要相当一段时间。韩春雨则在前不久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已能重复实验结果,近期会有消息公布。

自今年 5 月河北科技大学副教授韩春雨作为通讯作者,在国际顶级期刊《自然》的子刊《自然 · 生物技术》发表了一篇研究成果以来,他的公众形象从震动了国际生物学界的中国本土科学家迅速转向受国内外同行广泛质疑者。

现在,很多人在等待。

 韩春雨最新消息 2018 韩春雨事件最新情况 热搜事件

荣誉加身的韩春雨

韩春雨受到多位国内外同行的质疑后,他所在的河北科技大学曾经在今年 10 月中旬发过一个简短声明,希望社会各界能够给韩春雨多一点时间和耐心。但无论公众还是提出质疑的同行,都期待尽快有一个答案。

毕竟,距离文章发表已经过去半年了,公开质疑的科学家们也已经经过了多次实验,结果仍然无法重复,在他们看来,这显然不是仅仅靠耐心和等待就能水落石出的事。

韩春雨之前享受了多大的赞誉和盛名,现在就不得不承受同样程度的质疑和非议。他的研究成果甫一面世,用 " 革命性 " 来描述也不过分。发表的文章显示,他的团队发明了一种新的基因编辑技术 NgAgo-gDNA,不但能够克服第三代基因编辑技术 CRISPR-Cas9 的技术弱点,而且能在 37 ℃常温下对细胞内的基因进行敲除、插入等改造工作,具有更大的应用前景。正是基于这两点,他的成果才引起了轰动,一度被评价为 " 诺奖级 " 的实验。

而韩春雨之前籍籍无名的身份,甘于寂寞、一心科研的形象也为这项成就增添了科学探索之外的光环。他被称为 " 三无 " 学者,他所在的学校只是一个二本院校,他本人既没有显赫的留学背景,也几乎没有任何头衔称号。一举成名后,更多显示这位科学工作者 " 逆袭 " 的细节展现在公众面前,实验经费紧张,拖欠试剂公司 30 万元试剂费,今年 3 月前往合作者沈啸在浙江大学的实验室时才第一次坐飞机。

不吝莫大赞誉的包括后来质疑他的人。

饶毅曾经称 " 韩春雨的工作是国际一流的,在条件有限的情况下做出这样的工作,让我们更加关注中国广大科技工作者。" 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博导、研究员魏文胜邀请韩春雨去做报告。浙江大学生命科学院教授王立铭在文章里重述他最初的心情:" 这样重量级的学术突破出现在中国,这样价值连城的知识产权握在中国学术机构和中国科学家手中,我真的是非常开心。" 同时,他也觉得 " 韩教授的突破性工作和他所拥有的简陋研究条件的惊人反差让自己惭愧。"

此外,还有很多同行表达了兴奋和赞叹,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宣布无法重复,他们后来纷纷转向了质疑。

不可重复还是重复率低?

转折发生在文章发表大约两个月之后。

尽管早就有人提出了实验的不可重复性,但真正形成影响的质疑是几位国外顶尖的科学家发声之后。他们相继表示经过了多次尝试,无法重复实验结果,国内的数名同行也得出了同样的结论。

随后,《自然 · 生物技术》发表声明称," 已有若干研究者联系本刊,表示无法重复这项研究。本刊将按照既定流程来调查此事。"

韩春雨也应盈利性质粒共享信息库 Addgene 要求,提交了新版的实验流程,补充了防止细胞污染、实验用水的 pH 值、禁用 EDTA 和添加镁离子等几项要求。但这些补充说明并没有能够指导别人成功重复。

在此前的媒体采访中,韩春雨对无法重复给出的一个解释是细胞污染,但如何处理细胞污染问题,他则没有给出明确的方法,也拒绝公开自己的实验数据。

正是因为韩春雨闪烁的态度,让质疑他的科学家们开始用更为直接、公开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态度。10 月 10 日,来自中国科学院、北京大学、浙江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温州医科大学等科研院所的 13 位课题组负责人实名公开表示,无法重复韩春雨有关 NgAgo 的实验。他们一致表示希望韩春雨能公开所有原始数据,韩春雨所在的河北科技大学及其他相关单位启动学术调查。他们表示此次声明是想提醒韩春雨和河北科大:作为同行,大家都在很认真地重复实验、验证技术,生怕因误解而给出的负面判断累及新技术发展。但同样作为科学共同体一员的韩春雨,也应尽快认真回应目前的科学质疑,完成作为论文通讯作者的责任和义务。

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基因工程技术研究组组长王皓毅是其中之一。他看到论文后很快就进行了实验,还派学生到韩春雨的实验室取质粒。几次学术会议场合碰面,他向韩春雨请教重复不出来的原因以及实验的关键点,韩春雨很客气地给了他一些建议,但并未奏效。

在接受《南风窗》记者采访时,王皓毅说,一开始并不会去怀疑,因为阴性结果是很难确定的,做出来一个东西很容易确定,但做不出来就很难确定,很难说是哪里错了。可是如果普遍反映做不出来,那就可以讨论了,大家也会有一个判断。

" 实验科学的基石就是可重复性。同样一个实验,如果今天的观测跟明天的观测不一样,唯一的变量就是时间,但理论上时间如果没有影响的话,不同的时间、不同的人观测得到的结果应该是一样的,这才是一个可以发表的、科学的观察,如果大家没有一个对重复性的共识,就不存在实验科学讨论的基础 ",他说。

不过,韩春雨一直坚称有人做出来了,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表示有六七家机构做出来过,但考虑到公布出来会给别人带来麻烦,只能隐匿。

到目前为止,主动公开能看到实验结果的只有中科院神经所研究院的仇子龙,几个月前,他声明,能在基因组水平看到 NgAgo 引起的基因编辑,虽然效率较低。对于这个问题,王皓毅则认为很微妙:" 什么叫做出来了?他的结果如果是 50% 的效率,别人做出来是 1% 的话,我不认为这是做出来了,只能说这个东西是工作的,但远没有他发表出来的那么好,如果有人能够完美重复,那只能证明有些关键点是我们大家不知道的,既然是已经发表的成果,就不应该是一个秘密。"

有人重复出来过,这也是韩春雨一直拒绝自证清白的原因,他曾经通过媒体表示,让他自证清白就相当于让韩寒公布手稿,明显是给他 " 设的套 "。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