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怎样看出男人睡过很多女人?

情感口述|怎样看出男人睡过很多女人? 深夜污话题

清晨的咖啡馆,客人不是很多,所以一时间显得十分冷情。

简幸推开门的时候,有服务员热情的说着:“欢迎光临,请问一位还是两位?”

“不用,我等的人到了。”

咖啡馆就那么大,里面只坐着一位客人,身穿黑色的西装,手里拿着玫瑰花,没错,就是这个人了!

她看着那挺拔的背影,比自己想象中的好一点,看那个头应该不算矮,就不知道正面怎么样?

她深呼吸一口气,然后壮着胆子走到男人的前面,看到男人面容的那一刻,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深邃立体的五官镶嵌在那英俊的面庞上,轮廓有些生硬,给人一种不近人情的感觉。

头发很干练的向后梳起,剑眉斜扬,只不过眉角处有一道浅浅的伤疤,所以眉尾有断层,但是却丝毫不影响他的帅气,反而显得整个人更加的成熟内敛,甚至……带着一点点难以言喻的神秘,让人忍不住想要深究这伤疤的背后藏着什么样的故事。

眉宇之下是一双狭长的瑞凤眸,此刻并没有看向自己,而是认真的看着手机,似乎在忙着什么。

视线再往下,是英挺的鼻梁,下面更是菲薄的唇瓣,而且微微泛着玫瑰般的颜色,好看的让人恨不得咬一口。

男人的帅气鬼斧神工,像是上帝精心雕刻的希腊雕塑一般,足以让人细细欣赏。

天,这个男人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帅气。

她震惊的撑圆了小嘴,不敢相信这竟然是自己一千块钱买来的廉价男友!

就在昨天她用小号,在同城贴吧里发帖子诚招一名男友,去参加别人婚礼,没想到立刻就有人回复,并表示自己是专业的,经常这么干。长相身高也能过得去,而且装富二代毫无压力。

两人通过简单的聊天,一拍即合,然后约定了见面地点。

今天她也是来验货的,看看到底能不能装成富二代!

没想到现在一看,简直惊为天人。

要不是自己心里清楚,恐怕真的以为他是富二代了。

她心中忍不住暗喜,觉得自己捡到宝了。

她连忙坐在了他的对面,而对面的男人也意识到,抬起了凤眸。

瞳仁深邃漆黑,像是囊括了星辰大海一般的颜色。小小的自己映在他的眼眸里,竟然觉得十分渺小。

这一眼,看的简幸莫名的紧张起来。

天,对方的气场也很强大!这伪装,也太厉害了吧!

看得出他正在疑惑,她连忙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简幸,就是昨天在网上和你聊天,让你假装我男朋友,去参加前男友婚礼的那一个!”

她很是激动,有些开心的抓住了男人的手用力的摇晃了两下。

那软软的小手触碰到他的掌心,他的心底竟然有一抹别样的感觉晕染开来。

这个小女孩……

她有一头毛茸茸的短发,刚刚到脖子,头发别在了耳后露出了可爱的耳朵,更显得那脸蛋不过巴掌大。眼睛乌黑透亮,就像是黑紫葡萄一般。轮廓精致,让人赏心悦目。

笑起来的时候会露出可爱的小虎牙。

这小女孩……很眼熟,他认识!

凌律从一开始的面无表情,到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然后字正腔圆的开口:“凌律。”

简幸听到这个名字,眼睛亮了一下。

名字都这么好听!

“我的情况你也知道了,就是我鞍前马后三年的大学学长,转眼和市长的千金结婚了。我也放下狠话,说会带一个高富帅过去,所以才找了你。”

“嗯,了解,什么时候婚礼,我很乐意充当你的男朋友。”

凌律俊眉扬起,异常俊美的凤眸里藏着一抹深邃的光芒,但是稍纵即逝。转眼,又露出温文尔雅的笑容了。

“婚礼就在后天,我聘请你一个星期,行头你来置办,要是有什么不够的话再跟我说,我努力凑钱买……”

她的话还没说完,耳边就传来一道不适时宜的尖锐声音。

“呦?这不是我们笨笨的小学妹吗?一天前在我们面前立下豪言壮语,说自己找了个新男友,比许少还要厉害的!”

此刻,迎面走来两个花枝招展的女生,是市长千金李薇薇的左右跟班。现在和她在一个学校,平常没少挖苦自己!

要不是她们欺人太甚,还让学长亲自来送请柬,她怎么可能怒火攻心说出那样的话!

她很想反击回去,但是一想到这个新男友才刚刚熟悉不久,要是说起话来穿帮了怎么办?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她拉着凌律的手想要离开,但是却被她们一左一右的挡住了。

周岚睨了一眼凌律,被他的外貌所震惊,没想到简幸这穷鬼,竟然还能找到这样的人间极品!

她嗤笑:“这就是你在网上一千块买来的假富二代?”

她这一说,简幸脸色通红,心虚的要命。

天哪,她怎么会知道自己招聘男友?她明明用了小号呀!

她心里不安,脸色也苍白起来。

这一幕,深深地落在了凌律的眼中。

周岚开口:“帅哥,我看你姿色不错,不如你做我的正牌男友,我包养你,每天一千块如何?”

说完,她忍不住上前,想要抚摸他英俊的面容。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帅气的男人?

眼看着她就要靠近了,但是凌律却搂住了简幸的腰快速后退一步,错开了她的手。

凌律温柔的看向简幸,说道:“亲爱的抱歉,我以为这样清净的咖啡店不会有人打扰我们的约会,没想到却遇到了两只苍蝇,还真是烦人。我们换个地方约会吧,我出差刚回国,想要好好的看看你。喏,送你的玫瑰花,99朵,喜欢吗?”

他拿起桌子上鲜艳的红玫瑰,放在了她的面前。

简幸看到玫瑰的时候愣住了,有没有99朵她不知道,但是分量确实很足。

没想到对方如此敬业,面对别人金钱的色诱,也不出卖自己!

良心卖家!

她要加钱!

有凌律的帮忙,她也硬气起来,脸上展露出自信的笑容,巧笑嫣然的收下了他的玫瑰花,然后露出的盈白的小虎牙,笑嘻嘻的说道:“你还别说,我还真看到了两只大苍蝇,影响我约会的心情!不过亲爱的,你刚刚回国就要陪我,太辛苦了。”

“为了你,不辛苦。”

两人一唱一和,竟然配合的非常默契,就这样从目瞪口呆的两人面前走过。

人走了,两个女生才反应过来,周岚愤怒的跺着高跟鞋,看向另一个女生怒道:“你不是说这男朋友是租来的吗?”

“是啊……我让人盗了她的小号,查到这个地方的呀!也许那个人就是假的呢?”

“是假的我也气啊,这么帅的男人凭什么被这个小贱人抢去呢?回去,我们告诉薇薇姐,等她来参加婚礼,整死她!”

周岚气急败坏的离去。

躲在门口不远处的简幸看到周岚铩羽而归,心情高兴的要命,忍不住蹦地三尺。

她激动的抱住了凌律,感激不尽的说道:“谢谢兄弟,你实在是太仗义了,你这道具带来的实在是太及时了,一定花了很多钱吧,我付吧!”

“不用,既然是道具就要重复利用。”

“啊?你不是单干的呀?还有兄弟接货?”

“嗯。换个地方,继续商量吧。”

男人很自然的牵住了简幸的小手,偏偏简幸还毫无察觉,早已高兴坏了。

当男人将车子从车库开出来的时候,她傻眼了。

限量版的迈巴赫?

这……也太贵了吧?

“借来的,一个星期后要还的,特地来充面子。”凌律说起慌话来脸不红气不喘,说的煞有其事一般。

他打开车门,让她进去。

她坐上去的时候心里还有些忐忑不安。

就算是借的,那也很贵吧。

“这需要多少钱啊……我,我给你钱吧?”虽然自己很穷,但是对方为了自己装备弄得那么齐全,她怎么好意思不出钱呢?

“熟人那儿借的,一天一百。”

简幸:“……”

她表示很想交这样的土豪朋友。

在车上简单的聊了一下,后天早上七点他会过来接自己,婚礼需要一天时间,这一天他尽管装逼就好,别把牛皮吹破就行。

商量完,对方送她回学校。

简幸走后,凌律倒是没有急着离开,而是拨通了秘书的电话,简短的吩咐下去。

“调查帝都大学一个叫简幸的女孩,然后帮我黑一个账户,最后负责将小姐接回家,顺便给她买一束玫瑰。”

说完,挂断电话。

他看了眼简幸离去的方向,嘴角的笑,更加深邃起来。

简幸回去后,仍然觉得不真实,在QQ上又戳了凌律两回,对方也回复了。她才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顺便给他加了备注。

【高明的骗子】

很快就到了婚礼那天,她换上了自己最好看的一件衣服,是前不久二十岁生日的时候,舅舅给自己买的。

是一个名牌打折的时候买的,虽然是过气的款式,但是好歹也是牌子啊!

现在是暑假,室友都回去了,只有她还留下住校,所以可以尽情的臭美。

她换好衣服鞋子,化了妆然后下了楼,而那个男人早已等候在宿舍楼下。

刚刚下楼,她就听到了女生的尖叫,一个个都在议论着这个男人有多帅。

确实——

无与伦比!

他穿着银灰色的西装,里面搭配白衬衫和深色领带,显得器宇不凡,身姿卓越。

头发干练的往后梳起,眉眼淡然疏离,一副不近人情,禁欲的模样,确实让人为之疯狂。

更何况这么帅气的人,配上这么帅气的车,简直就是所有女孩梦想中的白马王子啊。

要不是知道他是个骗子,她都要被吸引过去了呢!

突然,心里有些失望,为什么他是个骗子呢?但是他若不是骗子,她也不可能找到他呀!

就在她失神的片刻,没想到凌律朝自己走了过来,所有女生发出了惊呼。

“打扮好了吗?走吧。”他伸出手,宽厚的大手看着十分安心。

她看了眼周围人的反应,就连宿舍阿姨也流露出艳羡的目光,可见他伪装的是多么成功。她也没客气,笑嘻嘻的递过了小手,说道:“走吧。”

和一个不算熟悉的陌生人牵手,没有想象中的别扭,反而觉得十分的自然。

上车后,凌律看了一眼她身上的衣服,白色的小洋裙,穿着细跟的白色高跟鞋,手里还拿着一个小方包,要是出入一般场合没什么,但是出入市长千金的婚礼,倒显得十分寒蝉,因为裙子太素了,而且是去年流行的抹胸蓬松款式。

这样出席宴会怎么行?

他径直开车来到了一家服装品牌专柜,让她微微疑惑:“不是去参加婚礼吗?”

“不急,换一身行头。”

她看了眼店名,竟然是高端奢侈品牌Ginlay!

一个专门做高端定制的品牌,旗下有美容护肤彩妆等女人最爱的东西,也有箱包衣服,其中以女装最为出名,有价难求的那一种。

她看到店名的那一刻,牙齿都在打颤,骗子把穷鬼带到这个地方,是想打劫不成。

她下意识的拽了拽他的衣角,有些尴尬的说道:“这家衣服可是很贵的,一件衣服就能上百万,我怎么买得起?”

“我昨天路过这儿,这家店正好在打折,还有其他活动,叠加起来应该不是很贵。难道你不想在婚礼上赢得更漂亮一点吗?”

最后一句话实在是太具有蛊惑性了,她的小心脏忍不住用力跳动起来。

看看而已,要是真的买不起就说不喜欢,也没什么的。

她咬咬牙,然后下了车,和他并肩走入了店里。

凌律出入这样高端的店,没有一丝一毫的窘态,反而十分淡定从容。那深邃魅惑的黑瞳扫视了一眼,便叫来店员拿来当季的新款。

相较于他的平静,简幸就显得没出息很多。

她从来没有出入这样的店,自己身上的衣服虽然也是牌子,但是和Ginlay一比,简直是相形见绌。

店员都是见过世面的,什么身份尊贵的客人都接待过,一看见简幸那样子,就知道她没钱买这些。但是碍于那个英俊的男人,瞧瞧他身上阿玛尼手工定制的西服,还有外面停放的迈巴赫,就知道对方是个有钱人。

而且男人的面相尊贵,气质不凡,一看就知道是个大人物。

说不定这是有钱人刚刚找到的相好呢?

店员还是很有素质,脸上露出亲昵的微笑,领着简幸去那边试衣服。

简幸下意识的看了眼凌律,突然要离开他,好没有安全感啊。

凌律笑着摸摸她的脑袋,露出一抹温和的笑容。

“去吧,我在这等你。”

短短几个字,却让她莫名的心安起来。

凌律走到前台,直接从钱包里拿出了一张名片递在收银员的面前,对方面色一变,腾地一下站起身来,尊敬的喊了一声:“三爷……”

很快经理也听到了风声,赶了过来,步伐匆匆。

看到那个器宇不凡的男人,立刻垂眉低眼,恭敬的说道:“不知三爷亲自过来,是属下招待不周,三爷是来审查还是取东西?”

“她不管接下来看上你们家什么东西,都不足一千块钱卖给她,明白了吗?”

凌律声音清冷的响起,室内的温度瞬间下降了几分,明明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却仿佛是命令一般,让人打从心眼里不敢反抗。

他可是Ginlay的幕后老板,他想降价卖给谁,谁敢不从。

只是……这里的衣服鞋子,最便宜的也要上百万,竟然要一千块卖给别人,说出去有人信吗?

经理瞬间头大如麻:“说几百块,人……信吗?”

“我说你可以滚蛋回家了,你信吗?”

凌律挑眉,那眉宇间藏着凛然的戾气,一瞬间仿佛是地狱修罗一般。身上弥漫着不近人情拒人千里的寒意,让人一瞬间如沉冰窖一般。

经理心里咯噔一下,哪里还敢多说什么,连忙点头答应。

“是是是,小的一定办好。”

“你若是让她深信不疑,并且能让她越卖越多,那你就可以去总部。”

“真的?”一听到这话,经理眼睛瞬间瞪大。最后反应过来,欣喜若狂的拍着胸脯保证:“三爷,我一定会完成任务的。”

“别让她发现你认识我,否则后果自负。”

他不疾不徐的说道,声音虽然平缓,但是里面的威慑力,却让人震惊。

……

简幸挑好了衣服,是一件漆皮小红裙,十分洋气,而且非常显得皮肤白皙。

一旁的店员也是眼前一亮,没想到刚才平凡的小女孩,换上衣服过后,摇身一变,整个人都仿佛不一样了一般。

她的五官本来就精致小巧,穿着打扮给人邻家妹妹一般,笑起来的时候会露出可爱的小虎牙。眼睛是亮晶晶的,就像是黑紫葡萄一般,微微发愁的时候,喜欢蹙着眉头。

她的头发不是很长,扎了一个半丸子头,更显得青春活力。

刚刚二十岁的年纪,是最活力青春的,但是她的性格像是小白鼠一样,所以很容易让人忽视。但是现在换了一套显眼的衣服,一下子吸引了不少目光,她的美丽也被人一览无余。

她愣愣的站在镜子前面,有些惊讶的看着自己,没想到自己还有这样光彩照人的时候。

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领口的挂牌,一看那后面的零瞬间崩溃。

四百七十八万?

要不要这么贵?

她求救一般的看向凌律,没想到他的眼神正深邃幽寂的萦绕在她的身上,那菲薄性感的唇瓣开启:“很好看,就这一件吧。”

简幸听到这话简直雷死,他竟然大大方方的说就“就这一件”,她又没钱!

“不……不用了,我不是很……”

她想要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没想到一个人迎面而来,激动的说道:“小姐,恭喜你成为我们分店开业两年以来,第三万用户,正好赶上了我们的神秘大礼包。我们会免费为你量身定制一套夏装,并且你今日在本店的任何消费,都能享受折上折的优惠!”

“我?这么幸运?”简幸不确信的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看着他肯定的点头。

随即经理拿起计算器敲敲打打,说道:“店两周年庆,一折优惠起,再加上你是我们的幸运顾客,再折上折,总共算下来五百消费,而且还会送一双配套的鞋子和钱包。如果你要是多买的话,按照同样的价格我也能给你。”

简幸:“……”

她震惊在那,久久反应不过来,整个人都是蒙圈的。

倒是凌律反应过来,然后说道:“先前你试的一套鹅黄色的裙子挺好看的,不如也买了,才一千块,还送你包包和鞋子。”

“好的,我马上打包。”经理还不等简幸说话,立刻让人带简幸去试鞋子。

凌律亲自挑选的一款小方包,米白色的,上面镶嵌着无数钻石,看着璀璨夺目。

简幸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被换了一身衣服,最后被经理恭恭敬敬的送出了门,还塞了一张会员卡,只要她光顾都能享受这样的优惠。

简幸上车的时候小手紧紧的捏着他的衣角,用力的拽了拽:“凌律,你掐我一下,我觉得我是在做梦。”

“你想多了,我们要准备去婚礼了,否则来不及了。”

“今天一定是我的幸运日,不然怎么运气这么好呢!我这儿有两套衣服,这一套送给你吧,我的身材挺大众,瘦一点的女孩都能穿上,你帮了我这么多忙,我也没什么好谢的,就当借花献佛。

她开心的说道,心思单纯的认为自己踩了狗屎运,哪里知道这个大人物暗地里搅弄风云,就是为了让她开开心心。

凌律听到这话,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笑容:”这是你付的钱,我就不用了,你穿的很好看。”

简幸听到这话,脸颊微红,也不知道为什么被他夸赞自己竟然会面红心跳。

见他拒绝,她也没有多说什么,很快车子停在了酒店门口。

市长千金和许氏公子结婚,这可是帝都一等一的大事,婚礼在许家别墅进行,先是户外party,有草坪游泳池,天空上还漂浮着热气球。地上随处可见不同颜色的玫瑰花瓣,鼻息间也清晰的闻见香槟、红酒的馥郁气息。

还没有走近就能感受到人声鼎沸,好不热闹的感觉。

她看着人群,有些头皮发麻,心口也微微疼痛起来。

所有人都知道简幸喜欢许成州,而许成州对她也十分好,两人的关系就像是恋人未满朋友至上一般,是大学里面算是默认的一对。

许成州比自己大一年级,和市长女儿李薇薇是同班同学。

没想到他刚刚毕业,李薇薇就来找自己,说许成州很厌恶自己,希望她不要纠缠着他了。

原本是两情相悦的事情,但是后来却变成了她一厢情愿。

她甚至被冠上小三、上位女这样的称号,而许成州竟看着他们欺负自己,却一句话也没有出头。

后来许成州偷偷给她发过短信,说他依然喜欢自己,但是他家看中了一块地皮,必须市长签字才能开发,他为了家族不得不牺牲自己的婚姻。而且他娶了李薇薇,他可以少奋斗十年,而且也可以在家族中脱颖而出!

许氏在帝都是不大不小的企业,小有名气而已,但即便如此也是她遥不可及的存在。

所以别人骂她攀高枝,想要懒蛤蟆吃天鹅肉。

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许成州在家里地位很一般,他虽然是许总最疼爱的小儿子,但是他两个哥哥也不是好惹得,早早地开始接管家族企业,到最后许成州反而什么都没有。

所以他必须借助李薇薇,才能在家族立足。

一句少奋斗十年,就将她三年的爱念一巴掌拍死。

就这样,他竟然还口口声声说最爱的是自己,是想等婚后包养自己吗?

今天她就要将事情说清楚,不是许成州不要她了,而是她看不起许成州!

她眼眸中燃烧着亮光,熠熠生辉,此刻全部落在凌律的眼中。

那一双深邃魅惑的黑瞳,里面闪耀过一抹狡猾的神色,就像是大灰狼看上了自己心仪的猎物一般。

他们挽着手,肩并肩的走了过去。

简幸稍稍有些紧张,他似乎看出来了,说道:“不用担心,我会在你身边。”

她突然想到身边这位可是专业的,迈巴赫都能借来,能不像样子吗?

“我相信你的专业!”小家伙深呼吸一口气,捏紧拳头说道,模样娇憨可爱,深得人心。

两人一来,就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实在是凌律身上的光芒太扎眼了,丢在人群中也能让人一眼看到的。

他温和的气息瞬间淡去,转而凌厉清冷,看向任何人的眼神都寡淡无情,带着庞大的威慑力。

那眼神,漆黑深邃,幽寂有光,带着十足的侵略性。

就像是高高在上的王者,俯瞰众生一般。

不一会儿,人群中传来窃窃私语,在讨论着他到底是谁?

简幸离他最近,感受的也十分明显,他的气场收放自如,让她叹为观止。

果然是专业的啊!

很快走到了草坪中央,舞台花环都已经准备好了,但是却没有见新郎新娘,听说是在天空的热气球上面。

凌律接到了一个电话先离开了,看样子是处理一点事情,让她在原地等候。

没过多久,热气球就一个个降下来了。

身穿白色礼服的李薇薇昂首挺胸的从热气球上下来,身旁的许成州温柔的搀扶着,两个人郎才女貌站在一起,就像是金童玉女一般。

她隔着老远,都能看到许成州的脸。

以前总喜欢他气质儒雅清澈,干净的让人喜欢。和他每次拉手的时候都觉得十分罪恶。

但是没想到全都是假的,他想要功成名就才是真的。

他这样做,她不怪他,人总是要往高处走的。

但是他却看着李薇薇羞辱自己,让她一个人承担两人的过错,又是为什么?这就是一个男人该做的事情吗?既然背叛了自己,后面也不该可怜兮兮的给她发短信,说依然爱着自己。

这让她觉得,许成州根本不懂爱,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对爱情的侮辱!

她的目光太过有力,许成州感受到什么,朝她这边看了过来,这一眼过后脸色不自然起来。

李薇薇也看见了,眸光狠狠眯起。

她提着裙摆和许成州走了过来。

“简学妹,没想到你真的来了呀,有你祝福我和成州,我们一定会幸福的。”

“我的祝福你们也敢要吗?祝你不孕不育,儿孙满堂,也敢要吗?”

简幸捏着拳头,一字一顿的说道,那张美丽精致的小脸蒙上了一层寒霜。

李薇薇闻言脸色巨变,没想到她牙尖嘴利,竟然敢说出这样的话!

要不是周围人都看着自己,她肯定一巴掌狠狠地扇在了她的脸上。

她不悦的看了一眼许成州:“没想到你的前女友这么厉害,我可没欺负她,她倒先欺负我来了!”

许成州也觉得面子挂不住,原本对她还有些愧疚,但是一见她这么不懂事,也没了好脾气。

“小幸,你太不懂事了,你怎么能这么说话,我们已经结束了,我希望你真心的祝福我们。”

“学长,你说这话错了吧,我们好像从来没有在一起过。我是来诚心祝福你们的呀,你们两个配在一起,刚刚好呢!”

也许是因为太过气氛,她的话语犀利了起来,半点情面也没留。

许成州听着面色一变,不可思议的看着简幸。

简幸在他面前一直都是小白兔的类型,温婉善良,今日一见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就像是一只小刺猬一般,难道……她的心中还有怨恨,依然放不下自己吗?

“小幸,你不要闹了,你让人送你回去。”许成州放缓了语气,心有不忍的说道。

“我为什么要回去?请柬不是你送我的吗?”简幸淡淡的说道。

而一旁的李薇薇听出许成州话语里的怜惜,不禁面色一寒,也不客气的说道:“许成州,你傻了吧?别说你们之前不是男女朋友,现在她已经有新男友了!你当初不是说已经和人交往了吗?比许家还富有的富二代,怎么也没看见啊!”

“他去上厕所了,一会就回来。”她咬牙说道,虽然有些心虚,但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

“是吗?可是我怎么听说你在外面求男友啊?周岚?”

她叫了一声周岚,她立刻从人群中拉了一个一米七,穿着一般的青年过来。

“这位你认识吗?”李薇薇嘲讽的说道。

简幸看着那张陌生的脸,疑惑的蹙眉:“他是谁?我不认识。”

此话一出,那男人瞬间就急了,立刻走上前来说道:“你不认识我我可认识你啊!之前我们在网上聊过,后来约在了云上咖啡馆,早上八点以玫瑰花为标记,我只不顾堵车迟到了十五分钟,你怎么就不在了?不过还好你朋友找到了我,我就想问问,你还让我装你男朋友吗?”

“什么?怎么可能是你,明明就是凌律……”

“怎么不是我了?我那天真倒霉,账号竟然被盗了,怎么改密码也没用。不过我有保存我们的聊天截图,不信你看。”

当男人拿出手机,她才最终相信。

真的是眼前的人,那凌律……

凌律是谁,为什么要答应自己,现在人又在哪儿?

她看到李薇薇脸上得意的笑容,突然心里有了想法。

会不会这些都是李薇薇安排的,凌律根本就是她找来的托,故意看自己出丑!

呵——

原来都是算计好的呀!

一瞬间,她的心如沉冰窖。